位置:焦点资讯网 > 体育 > 正文 >

王俊璞老师冯越欣退休前是新华社高级编辑

2020年08月01日 09:00来源:未知手机版

王俊璞老师退休前是新华社高级编辑,从少年时与乒乓球结缘,到整个新闻职业生涯写出无数有关乒乓球的重量级稿件,可谓对宣传国球贡献最大的媒体人之一。本文是王俊璞老师对自己与国球之情缘的回顾,分享一位资深媒体人在报道国球过程中所体味的酸甜苦辣。

采访体育单项比赛的记者,也许报道世乒赛是最累的,至少通讯社记者是如此,我的感觉是如此。特别是前几轮,几十张球台都有运动员对垒,你看哪场比赛?如果事先没有准备,一定会发晕。

哥德堡世乒赛,不仅要看选定的场次,还要注意突发的冷门,生怕漏掉了重要的比赛。一天到晚站着,或转来转去,后来双腿像灌了铅,实在太累了,得找僻静处坐下,双脚放在桌上,让血液回流。

第一次采访乒乓球是六运会。那次我本在编辑部,后来采访乒乓球赛的记者累病了,我和一位分社记者前往佛山替下他们两位。

乒乓球赛每天结束时已经很晚,而新华社每天的截稿时间不能错过,两位记者只能采取接力的办法。比赛还没结束,一人就得离开赛场快走很长一段路,赶回饭店立即写稿。待比赛结束,接到在赛场记者电话通知,写稿者立即填上结果,用文传机传到编辑部。在赛场待一天,晚上很晚还要抢时间写稿、传稿,过度的紧张使得两位记者吃不消,盯完团体赛至少一人病倒了。

来到佛山,我担起了事先回饭店写稿的工作,由赛场出来一路“急行军”,到饭店已是满头大汗,来不及平复心跳就马上写稿。好在对乒乓球项目比较熟悉,虽然紧张,总算顺利完成了任务。

这次采访有个意外收获:一天回饭店吃饭与中国队总教练许绍发同行,路上问他队里最近有什么变化。他说,郗恩庭从男队调到女队,马金豹从女队调到男队。我当时想到,这些事有一定的新闻价值,于是赶写了消息《中国乒乓球队调整阵容》,报道了人员变动和他们即将率队出征等。这条消息播发后,至少当地媒体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早晨的《新闻和报纸摘要》采用了。据说,众多采访乒乓球赛的记者见到此消息“都愣了”。

偶然的一次同行,漫不经心的问答,意外地产生了一条独家消息。这得益于曾经的跟队和平时采访建立起良好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国球受到媒体和受众高度关注。

吃住:出差费14元,在分社食堂吃,每天2元;住分社招待所,每天12元。我与摄影记者官天一同住一室,每天晚上屋顶风扇和一个摇头风扇一直开着,早晨起床时凉席全都湿透,好在晚上回来时已干了。

交通:当时广州比赛很多,分社的汽车都用于接送其他更远赛场的记者了。采访乒乓球的3人只能配备两辆自行车,是到广州当天现去购买的。其中一辆给家在广州的英文女记者用。

发稿:总社晚上12点截稿,之前要用文字传真发回稿件。我们又采用了佛山的办法是,不同的是不用走路,改用自行车。比赛快结束时我骑回分社,立即写稿,空出结果的位置,待比赛结束,在赛场的记者打电话告诉我结果,加到稿上后马上文传总社。传完稿,我再骑车到赛场用“二等”接回另一女记者。

何智丽在新德里世乒赛上以有争议的手段获得女单冠军,但世乒赛女单冠军却无缘参加奥运会,在中国体育界乃至社会上引发很大的争议。

其实,我早就了解中国乒乓球队奥运阵容产生经过,但按国家体委的要求,没有公开报道,只是写了一篇内参稿。可是,国家体委的要求并没有拦住上海媒体,何智丽落选一事还是被提前公开了。此消息还传到广州,也见诸报端。《体育报》认为专业报纸不应沉默,立即刊出了一篇文章《名与实之间的选择》,论述了为何由陈静代替何智丽。随后,经体委一位领导批准,《体育报》又刊出反驳此稿的文章……

为了“自己内部不再折腾”,给中国队减轻压力,8月6日我赶写了《题:总教练的抉择——许绍发谈中国乒乓球奥运阵容产生经过》一稿,在当晚播发。

没想到,此稿发出后产生了可以称之为“巨大”的反响。第二天,《人民日报》文刊用;上海的三家主要报纸都采用了,有的在刊用的同时中止了准备展开的讨论,有的加了花边,有的放在显著位置;广州一家报纸刊出时把原题改为《中国乒乓球奥运名单产生内幕》。国外有华文报纸也转载了此稿。

很快,像《体育报》刊出反驳文章一样的一幕差一点重演。巧合的是,听说《解放日报》记者告诉了训练局局长李富荣有关情况。李富荣立即给新华社总编室领导打电话阻止了此事。

一场沸沸扬扬的风波就此暂时平息。当然,“总教练的抉择”是否正确,还要看汉城奥运会比赛的结果。

一个多月后的10月1日,汉城奥运会乒乓球赛场举行女单颁奖仪式。冯越欣摄影记者官天一把摄影包放在我跟前说:“帮我看着点,我去拍三面五星红旗!”

 

 

本文地址:http://www.jdpiano.cn/tiyu/15426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