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焦点资讯网 > 科技 > 正文 >

无疑给脸书带阿宝的故事演员表来严重的影响

2020年07月29日 08:56来源:未知手机版

在内的全球750多家知名企业加入了本次抵制脸书的活动,这些公司纷纷宣布,暂停在脸书平台上投放广告。

据福克斯商业新闻报道,脸书今年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广告收入在公司的营收中占比高达98%,众多企业联合叫停广告的投放,无疑给脸书带来严重的影响。

在美联社科技记者芭芭拉·奥图蒂看来,脸书遭遇如此大规模的抵制,导火索便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的一系列具有种族主义倾向的内容。

6月23日,针对抗议者企图在首都华盛顿的核心地带划出一片地盘,建立一个没有警察的“自治区域”时,特朗普再次发出警告称,“如若抗议者胆敢如此,将遭受严厉的武力打击”。

6月28日,特朗普转发了佛罗里达州竞选活动视频,里面有一个特朗普支持者大喊“白人力量(white power)”。随后又删除。而这句“白人力量”的口号,曾在2019年3月的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中,从鼓吹“白人至上”主义的凶手嘴里喊出。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攻击性言论是在“弗洛伊德之死点燃了全球怒火”,美国“人权卫士”形象一落千丈的情况下发出的。

此前的6月12日,54个非洲国家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大使致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呼吁人权理事会针对美国种族歧视、侵犯人权以及警察对非裔民众的粗暴对待进行“紧急辩论”。而早在2年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以联合国“对以色列存在偏见”为由,宣布美国退出人权理事会。

对此,俄罗斯《东方媒体新闻网》主编卡拉钦斯基评论说,美国政治人物经常以保护人权为借口、对他国指手画脚,而在对待国内反种族主义声浪时却动用了双重标准。

2019年4月,扎克伯格力推脸书平台上的加密群组(privateFacebookgroup)功能,启用该功能后,入群需要经过管理员的审核,在回答相应问题后方可加入,且外界无法通过“搜索”功能找到该小组的存在。

2019年,美国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两次向脸书提交了一份活跃在脸书上的200多个极端仇恨团体的清单。这些组织的成员借助脸书提供的社交平台,大肆宣扬大屠杀、白人民族主义、和纳粹主义等极端言论。而至今,脸书仅对其中的57个群组做出了封号处理。

而美国非营利组织REVEAL在同年的一项调查结果,更是揭示出了一项惊人的发现。调查结果显示,在美国的执法群体中,有约14000人均是脸书平台上仇恨团体的成员。

从监狱的狱警到县警察局的警长、从退休警察到纽约市的交警,成员涵盖了美国多个层级的执法机构。这些人员在脸书平台上大谈特谈复兴邦联国、反穆斯林、反黑人、等敏感话题。而这些群组均使用了扎克伯格推荐的脸书群组加密功能。

但短短几天后,7月2日,脸书宣布,经核查,特朗普此前发布的内容并未违法公司的相关规定,不会对相关内容做出任何处理。

2019年9月,“今日俄罗斯”主编西蒙尼扬的账号就曾遭到脸书的屏蔽,脸书随后进行了道歉,并恢复账号,但并没给出此前屏蔽的理由。

对于脸书的虚伪和避重就轻,舆论的矛头纷纷指向了脸书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本人。事实上,脸书一边喊着社交平台不应成为“事实的仲裁者”,另一边却推崇双重标准,任由宣扬暴力和种族歧视的帖子泛滥,正如《今日俄罗斯》指出的:

5月29日,在黑人男子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压身亡后不久,抗议者焚烧了明尼阿波利斯市的一间警察局。对此,特朗普在脸书上引用了臭名昭著的种族主义者沃尔特·黑德利的名言。这条“宣扬暴力”的帖子立刻在美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

据报道,在随后通电话的过程中,扎克伯格为难地向特朗普表示,帖子中暴力的内容正在使脸书陷入尴尬的境地,希望其可以修改或删除该内容。据《华盛顿邮报》援引白宫知情者的描述,特朗普当时对扎克伯格的抱怨并不以为然,但最终,特朗普还是跟了一条帖子,称自己之前的意思是“抢劫会造成枪击事件的发生”,阿宝的故事演员表“这是在陈述事实,并非武力威胁”。

2015年12月,还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脸书发布的一条禁止穆斯林群体入境美国的竞选广告,引发了巨大争议。

这条广告虽然在当时引起了少数族裔的严重不满,但最终,负责脸书全球政策的副总裁、在华盛顿人脉深厚的知名共和党说客(lobbyist)乔尔·卡普兰(Joel Kaplan)说服了扎克伯格,并以改善与政府的关系为由,修改了脸书的相关核查规则,允许政客在脸书平台上发表政治言论。

在《华盛顿邮报》看来,阿宝的故事演员表脸书没有对宣扬仇恨的政治广告做出任何处理,导致“社交媒体”被政客滥用。

据美国媒体VOX报道,2016年,脸书聘用了知名右翼人士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创办的网站the daily caller作为脸书的第三方审核机构,对平台上发布的信息进行审核。随后,脸书还聘用了前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凯尔对平台上的公平机制展开第三方核查。

在《纽约时报》注意到,在政府压力下,脸书标榜的审核规则也可以定制。只要给钱,挑战底线的政治广告也可以出台。

虽然扎克伯格对与特朗普谈话内容“无可奉告”,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注意到,扎克伯格在晚餐之后再次修改了脸书的管理规定。

据报道,脸书是全球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月活跃用户数量高达24.5亿,可以触及全球约三分之一的受众。

2018年,剑桥分析公司通过脸书的垄断窃取到了多达8700万用户的私人数据信息,以达到精准对用户推送广告甚至假新闻的目的,并以此来干预美国大选和英国退欧公投。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在脸书最近的一次的内部会议上,扎克伯格已经扬言,他相信广告商会很快回归。

6月29日,抵制活动的发起者之一,美国“常识媒体”呼吁全球多方力量一同加入到抵制脸书的行动中来。

美国CNBC的分析认为,抵制行动能否成功取决于小型企业是否会最终加入。目前参加抵制行动的绝大多数为大型企业,而在脸书拥有的超过800万广告商中,小型企业的比重高达75%,其中大量的直面消费者的DTC型小公司严重依赖脸书为其锁定具有针对性的受众群。

在谈到脸书的愿景时,扎克伯格曾表示,阿宝的故事演员表他希望利用脸书建造一个互相帮助、安全、包容的全球社区。而如今的脸书,却被贴上了滋生仇恨和制造分裂的标签。美好的愿景与残酷现实间的巨大差距不得不发人深省。英国广播公司的分析认为,对于当前的抵制行动,假如有更多的公司愿意加入,使抵制活动能够持续到秋季甚至更久的时间,那么便很有可能迫使脸书、甚至全球的社交媒体规则发生一场真正的变革。

本文地址:http://www.jdpiano.cn/keji/15413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